台下一片死寂。

   这一场对战,结束的太快。

   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海河盟盟主林海河,仅仅只用了一招,便赢得了胜利。

   好些弟子都觉得,林海河似乎比一拳哥更猛。

   他那犀利的刀法,狂猛的身法,彪悍的打法,也给刘官玉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林海河是外门榜第几?”刘官玉问风雪珊。

   “外门榜第三,实力非常强劲!”风雪珊道。

   “确实有点厉害。”刘官玉点点头。

   “第四是曾开山,第三是林海河,第二是圣战盟盟主仇圣战,第一便是慕容风云,上次我们云酒店见面的太子,你对上可千万要小心!”风雪珊叮嘱道。

   “为啥?”刘官玉有些不解。

   “太子表面风流倜傥,实际上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一直想纳我为妃,我都没有答应,你和我走的较近,他早就怀恨在心了!”风雪珊解释道。

   小清新美女私房内衣美腿养眼吸晴清纯图片

   “我知道怎么做了。”刘官玉脸上浮现诡异的表情。

   看见刘官玉这表情,风雪珊直觉有些慌乱,再次叮嘱道:“外门榜前五,都是不好惹的人物,能战则战,不能战,直接认输也没有什么。”

   “风师姐放心,我明白,”刘官玉笑道:“不过,那个第五是谁?”

   “第五是夜无心,是太子的忠实走狗。”风雪珊愤愤道。

   对战比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没过多久,便轮到了风雪珊。

   她运气更好,其对手竟是一名中级班弟子,被她数条火龙围攻之下,顿时慌了手脚,没过片刻,便被长恨枪刺伤了左臂,认输下台去了。

   下一场。

   “慕容风云,对战郭言杰,开始。”张新锐大声喊道。

   “太子……”

   郭言杰刚想要说什么,慕容风云竟已发动了攻击。

   陡然间,其身形晃动,宛若暴雨骤下,倾泻崩腾,刹那之间,便已奔行靠近,右拳一抬,朝着郭言杰一拳砸出。

   拳芒飙射,有若流星划破苍穹,快到了极点。

   “轰!”

   拳芒迅雷般砸在右肩上,一声刺耳的闷响陡然炸开,恐怖的力量汹涌而出,郭言杰整个人,直接被砸的半跪在台面上。

   “呯!”

   双膝跪倒之际,台面震颤,霎时间,郭言杰膝盖上已是鲜红一片,右肩更是直接塌陷。

   刹那间,郭言杰竟已重伤!

   慕容风云,实在太过强大。

   郭言杰根本不是对手,毫无抵抗之力,甚至,连慕容风云出手的瞬间,他都来不及有一丝丝反应,哪里是对手?

   简直就像是一只蚂蚁,对上了一只巨象。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郭言杰还没有来得及喊出认输二字,慕容风云已是疾冲而至,一脚飞踢而出。

   “嗖!”

   一道腿影狂飙而出,撕裂虚空,直接踢在了郭言杰左肩之上。

   “呯!”

   碰撞的瞬间,肩膀直接炸开,整个人抛飞出去,砸倒在数丈外的台面上。

   “啊!”

   郭言杰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刹那间脸白如纸,剧痛令得他死去活来,浑身抽搐。

   鲜血,喷泉般狂涌而出,顷刻间湿了台面,其身上的衣衫,更是被鲜血沾染,弥漫猩红一片。

   “你居然不主动认输?是觉得可以与我一战?!”慕容风云盯着郭言杰,冷声喝问道。

   郭言杰紧咬着嘴唇,把嘴唇都咬破了。

   却还是一声不吭。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怕说错一个字,又会遭到残暴的对待。

   刚才,慕容风云压根就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下一瞬。

   他一脸畏惧,直接认输。

   王雄和段歌军分别再胜一场之后,便又轮到了刘官玉上台比试。

   他的对手周天功,也是一名高级班弟子。

   一头短发,左脸颊有一颗黑痣,倍添狰狞之相。

   “小子,你的好运到此为止!”周天功傲然说道。

   “很不幸,你的恶运,才刚刚开始!”刘官玉针锋相对的说道。

   “牙尖嘴利,狂妄无知!死来!”

   周天功也是外门榜排名第十二的存在,平时颇为自负,此时竟被一个低级班弟子嘲讽,虽然这个弟子战力强大,但也令得他震怒无比。

   轰!

   周天功身上,一片金色的光华迸射而出,刹那间灵气冲天,浑厚的金属性灵气,弥漫出体外,宛如实质。

   “小子,你坐井观天,自以为是,根本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战力!”周天功高高在上的说道。

   “我很期待!”刘官玉哂笑道。

   周天功纵声长啸,浑身金光灿烂,灵气滚滚,右手一挥,光华闪过,一根五尺多长的紫色棍子,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根棍子,鹅蛋般粗,通体紫色光华流转,其上符文遍布,遮掩不住的凶悍之气,弥漫而出,附近的虚空,都荡漾出波浪般的涟漪。

   “败在紫魔棍下,是你莫大的幸运!”

   周天功大喝一声,手中的紫魔棍子高举,一砸而下。

   一道骇人的棍芒,冲破苍穹,撕裂虚空,挟裹着一股狂猛无边的威势,向着刘官玉暴砸而下。

   刘官玉腾霄锤在手,大荒炼体诀轰然运转,浑身肌肉隆起,七彩的大荒力,在他体内浩荡奔腾。

   一种浪涛拍岸的哗哗声,不绝而出。

   转身,翻腕,扬起,猛然一锤暴砸直击。

   “轰!”

   淡金色的锤芒暴涌,正轰击在周天功的棍芒之上,一声惊天轰鸣,滔天气浪翻卷狂飙。

   剧烈碰撞中,两道人影乍然而分。

   “果然有点强!”刘官玉双目一缩,身形暴退五步。

   周天功则是身体剧震,体表的金色光华急剧颤抖,整个身体唰的一声,竟被击飞出去,撞击在了防护罩上。

   周天功落在台面上,低头看了一下双手,只见虎裂,鲜血弥漫,火辣辣的痛疼不绝传来,心口之间,更是气血翻滚。

   “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强!”他暗自震骇。

   他的体质,可是一种非常难见的暴力体质,在力量一道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整个外门,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虽然赶不上曾开山的强悍,但亦是相差不是太远,可说是战力极度惊人。

   平常越级而战,也是轻而易举,以他七级之境,斩杀八级弟子,也是家常便饭。

   但是现在,一招之下,他竟被击飞!

   这简直超越了他思维的极限!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眼眸中满是震骇和惊诧。

   台下众人也是被震的呆楞一片。

   预料中的一边倒并没有出现,本以为是王者的人,反而变成了青铜。

   话音刚落,就被直接打脸。

   “哈哈,叫那小子狂妄,居然说小师弟不行,现在直接打脸了吧!”赵满堂高兴异常,声音传出老远。

   砍柴组众人大笑。

   杨晓丽亮晶晶的眼眸,异彩闪烁。

   周天功实在太憋屈了。

   “疯魔棍法!”

   他大吼一声,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紫魔棍纵横而起,幻起一片凶悍至极的棍影,再次朝着刘官玉暴砸而去。

   这一击,比之刚才,更要狂猛数倍。

   刘官玉脚踏凌波微步,身形闪展腾挪,有如浮光掠影,了无痕迹,轻松的避开了那一片骇人的棍芒。

   “你刚才不是挺猛的吗,怎么现在不敢硬拼了!”

   周天功眉头一皱,放声狂吼,紫魔棍闪电般打出,五道棍芒狂飙而出,朝着刘官玉封砸而来。

   隐约间,竟将刘官玉所有退路封死。

   但刘官玉的速度,实在是快到了极致,仿若一道幻影一般,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修为弱一些的人,根本捕捉不到刘官玉的身形。

   那五道棍芒,虽是犀利万分,却仍是击在了空处,直打的台面轰隆作响,微微晃动。

   “真是可恶,我砸,砸!”

   周天功怒极,大吼不绝,身形闪电变换,紫魔棍状若疯狂,不断砸碎虚空,卷起刺耳的呼啸之声。

   但见十数道金色棍芒,挟裹着浩瀚无边的杀机,铺天盖地的朝着刘官玉围杀而来。

   刘官玉双目一缩,穿越神通施展,整个身形时隐时现,那漫天的狂猛棍芒,再次被他一一避开。

   周天功双眼通红,直欲冒火:“可恶,小子,你有本事就别躲来躲去,我们硬拼几招!”

   他刚才在第一招力量对撞中,竟然被击飞,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必须在这上面找回颜面!

   “我现在不想硬拼!”刘官玉好整以暇的说道,脚下却是迅若飙风,说话间,又是躲过了数道棍芒。

   “就知道靠身法躲避,有何意义?算什么本事?”周天功恶狠狠的劝说道。

   “我喜欢!不行啊?”刘官玉一扬头,冷笑回应:“真是可笑至极,谁说身法不算本事的?”

   周天功脸一红。

   身法,当然算是本事,而且是大本事。

   它和功法,武技,法宝,灵器,都算是实力的一部分。

   即便你有万钧蛮力,但打不到人,又有何用?

   “你以为我治不了你?我让你无处可逃!”周天功凄厉狂吼,猛然左手一扬。

   五片拇指大小的木片飞出,光华闪烁之间,化作了五扇大门。

   每一扇大门上,都有着一只凶兽虚影,门板上符文遍布,光芒万丈。

   “五绝锁魂阵,给我封!”

   周天功陡然一声暴喝。

   “嗡!”

   虚空一阵剧烈震荡,那五扇大门,挟裹着无尽的威势,朝着刘官玉镇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