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父亲不能立刻返回,艾伦卢娜两个人下楼来到了奥术花园。

花园的地板上覆盖着大约一尺厚的肥沃泥土和少许特殊地质形态的区域,房间内的散落的那些魔法符记和古代魔文保证了在缺乏眼光的条件下,植物们能获得各自需求的生长环境。

还没成年转变成银白色的小独角兽们的毛皮是金黄色的,它们欢快地在这些茁壮生长的植物之间嬉戏,不过在和赫敏的互相妥协下很有分寸,打闹间都已经学会了避开这些被种植在地理的珍贵植物——只是偶尔嘴馋了才会偷吃上这么几口。

缠在一棵树上的一只小鸟蛇率先发现了艾伦和卢娜,身上覆盖着羽毛和鳞片的它振动翅膀冲着艾伦扑过来,越是靠近它的体型就越小,落在了艾伦的肩膀上试图找他讨点零嘴吃。

但等讨要食物的动[乐文z]作做完,这只小鸟蛇这才辨识出眼前的巫师不是平时过来的伦恩,显得有点呆愣住了,巫师在动物们眼里长得都差不多。

“咯咯哒!”

清脆的鸣叫声响彻花园,原本悄咪咪躲在角落里吃着嚏根草的安卡发现了这个情况,腾空而起,锐利的眼神令本来就因为认错人有些怕生小鸟蛇地窜回了刚才那棵树进了,不过和刚才不同的时候,这次小鸟蛇把自己缩得更小钻进了树洞里。

这让发现状况想过来的小独角兽们停住了脚步,艾伦只能对它们无奈地挥挥手,又从腰包里掏出几根胡萝卜丢了过去让小独角兽们把注意力转移了。

凉风扑面,安卡落到艾伦的肩膀往艾伦的面颊凑了凑,并且翅膀扇动试图将刚才鸟蛇留下的气味扇开——安卡其实并不把非凤凰和非女巫当成对手,而且和鸟蛇独角兽混熟后也没有打算真正攻击它们,只是在安卡的小脑袋瓜里觉得自己的配偶是只渣鸟,它不想冒险。

艾伦帮安卡清理了一下鸟喙上的蓝色草汁“安卡你怎么还吃上素了?哦…原来是嚏根草…这东西怎么会种在花园里不是挺常见的吗?”

“赫敏故意种的,做缓和剂的嚏根草糖浆口感很好,可以吸引独角兽可以让它们不吃别的。”卢娜的声音在艾伦身后响起,她也从自己腰包里掏出了几个飞艇李,把这种看着像橘红色的小萝卜的果实朝独角兽们丢了过去。

安卡稳稳端坐在艾伦的肩膀,听到声音后它扭回头,目光扫过正在艾伦身上的卢娜,想到就是眼前这个女巫把自己的配偶变成了人不说,居然还让自己的配偶和她好上了…安卡虽然最近越发感觉这个邪恶女巫身上的气息开始越来越不好招惹,但最终还是犹豫了片刻,锋利的爪子朝着卢娜的方向抬起,准备将卢娜从艾伦的身后驱离。

粉红少女手牵气球山顶唯美写真

刚丢了一把飞艇李的卢娜察觉到了安卡的意图,她瞪大了凸起的浅银色双眸,眼珠子里不带任何感情地就这么看着安卡,这让雌凤凰的身子矮了一截,缩缩头。

在卢娜的终于有些不耐烦施展的威慑下,毕竟还是凡物的安卡条件反射地想要逃跑,但是内心骄傲的它并不服气,它鼓起劲瞥了一眼卢娜,故意亲昵地啄了啄艾伦的耳朵,又用自己柔软的绒毛蹭了蹭艾伦的面颊,随后强迫自己做完这一套宣示主权动作的安卡没有久留,短促地清鸣一声飞离了艾伦的肩膀。

“嗯?今天倒飞的挺快这是吃草还吃上瘾了?”艾伦没察觉到身后卢娜和安卡之间的意志对抗,有些纳闷,“算了,正好,我们先下去吧。”

两个小巫师打开地窖门,顺着螺旋状的楼梯来到了塔楼最下面一层,进入到储物和时间区域,在那片美丽的、钻石般闪烁的跳跃光芒中,卢娜直接走进去拿出来两颗黑红色的灵魂宝石,时间的力量在伪装成黄油啤酒塞的特制时间转换器作用下没有对她造成伤害。

这宝石个头相较于八眼巨蛛做成的宝石更大一些,和艾伦用那些死去的士兵灵魂所做的宝石相比色泽更为暗沉,汤姆·里德尔年轻时候的面颊在宝石上面一闪而过。

艾伦从卢娜的手中接过了一块宝石,端在掌心中打量,这时,捧在艾伦手心中的灵魂宝石在他的掌心中转动,这时里面的灵魂才似乎察觉到有人触碰了它,在宝石的表面仿佛有一只活的眼睛在眨动,那眼睛黑亮有神就像汤姆·里德尔的眼球变成红色、瞳孔变成一条线之前。

一个听上去还算迷人的声音从灵魂宝石中嘶嘶响起,“男孩,我看到你的梦想,我也看到你的恐惧,你渴望的都可能发生,你惧怕的也可能发生……”

艾伦将宝石在手中转了转,“汤姆,我的梦想和渴望你不见得知道,但是你的恐惧和梦想我都知道,你梦寐以求的我可以帮你实现。”

随便回应一句,已经判断出它还具备魂器功能的艾伦没有兴趣继续听这善于迷惑影响人心的灵魂碎片废话,它随手把它扔进了腰包,从卢娜的手中拿到了第二颗灵魂宝石。

宝石又开始在艾伦的手中开始抖动,那只眼睛在宝石表面游离不定。

“男孩,我看到你的梦想,我也看到你的恐惧,你渴望的都可能发生,你惧怕的也可能发生……”这次还没等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发出声音,艾伦就抢先将第一颗宝石的话一字不变地说了一遍,只是和第一颗宝石那充满诱惑性的声音相比,艾伦的语气里满是戏谑。

“嘶…呱?”

在宝石表面上眨动的眼睛瞬间睁大,它刚发出嘶嘶的声音就因为台词被抢而卡顿住了,艾伦将这颗宝石也揣进了腰包,那动作仿佛就是在扔一枚普普通通的金加隆。

“你这样做伏地魔会气疯的…”卢娜从里面走了出来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脏东西。

“但汤姆·里德尔们会很高兴…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艾伦看卢娜的动作也不禁拍了拍手,仿佛就像真有什么脏东西因为刚才的触摸留下来似得,“走吧,都下来了我们去看看莱福。”

“嗯,还孵不出来我们得去对角巷神奇动物园自己买一只蟾蜍。”卢娜看上去比刚才谈论魂器的时候忧虑了一些,“纳威都在怀疑莱福是不是我把它弄丢了,这只蟾蜍是挺爱到处乱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