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亚兹呢?”

洛老板从厨房取了些食物出来。

海底城现在的时间是晚上,正好晚上七点钟……没有黄昏这种美景,城市灯火的上空,是一抹深蓝,偏黑。

“睡着了。”女仆小姐快步走过来帮忙,“刚完成了最后的调试之后,就直接在【飞陀】上面睡着了,估计实在是太累了吧。”

“那我们吃。”洛老板笑了笑,便解下了围裙。

生活还是很有仪式感的——比如说洛老板这种。

将灯光调暗一些,然后取出了银色的烛台,点燃了蜡烛之后,洛老板最为为女仆小姐拉开了桌子前的椅子,邀她上座。

晚餐时候是很适合聊天的时间,可以是一天的见闻,可以是一些感想,或者是对未来的憧憬……但店铺的老板与女仆小姐对于未来并不存在更多的憧憬。

“可燃冰?”洛老板正听着女仆小姐关于魔能技术的一些看法。

“是将热能转化为动能的技术。”女仆小姐点了点头道:“利莫里亚人在很早之前,就实现了对这种能源的开采以及储存的技术……根据雷亚兹提供的资料看来,普通的民用魔能核心,只是简单热能的转化,但作为生活工具的能量供给已经足够。然后就是一些大型工具的核心……比如【飞陀】这种,就是更高效的一种燃烧技术。听说整个海底城的地下,还有一套魔能供给系统,使用的是大型魔能核心。”

洛老板看了看女仆小姐送给来的一块民用的魔能核心——这块核心的能量用完,只要轻轻一捏就会破碎。

破碎之后的魔能核心残留着一些蓝白色的粉末,然后在空气的作用之下,很快就会气化消失……感觉,这些气态并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90后美女裴紫绮校园风写真图片

一种完全清洁的能源。

“这种能量矿的形成条件虽然相当困难,但在深海之中并不少。”女仆小姐顿了顿道:“海底城的人口约九百万左右,海底城虽然庞大……不过以深海的矿藏量来说,完全是足够的。”

“这个海底城的社会形态也挺有趣的。”洛邱旋即说起了自己在白天逛街时候的见闻。

女仆小姐是这样形容的:一个密封环境下的可循环生态圈。

“这种人为导致……甚至强制达到的形态,需要相当精密的管理机构。”女仆小姐摇摇头道:“而且还不能出现错误。”

“但错误已经出现了。”洛老板笑了笑,随后招了招手。

一只纸鹤飞入了他的掌心之中——这是女仆小姐昨天派出去打听情报的纸鹤,如今已经飞回。

纸鹤的头部此时射出了两道光线,在空中化作了屏幕——它们只是单纯地记录一些事情,这与洛老板那些全职全能的无限小电视相差甚远。但女仆小姐并不具有无限小电视的能力。

(最近洛老板被禁用……建议暂时停止奢侈消费。)

纸鹤的情报源开始释放着一些片段……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

如果雷亚兹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出惊呼——因为纸鹤投影出来的片段,赫然是他昨晚在‘快乐领域’所遭遇的事情。

“看来是在规律与法律约束之下,所滋生出来的人类的欲望呢……”女仆小姐只是看了几眼,就已经有了评价,“人为对本性的压抑,终将迎来反弹嘛。”

“反弹说不上。”洛老板摇摇头道:“我看过海底城的一些历史……想来曾经的利莫里亚人应该已经吃过了这种本性压抑所带来的苦果。堵不如疏……现在的海底城,会稍稍地给予居民一些宣泄的渠道。人,经过发泄之后,很快就能够从新回到正常的状态……海底城不同于陆地上人类国度,也不过是这种行为,是由海底城王国政府所倡导。”

洛老板说着,又呼来了新的纸鹤。

这只纸鹤是记录的,则是海底城一处【飞陀】比赛的赛场。

很难想象,一个如海底城这样,无时无刻都透露着规则与自律,提倡友爱,善良,礼让的地方之中,会出现如此血腥的比赛项目。

乱斗一般的比赛塞到上,鲜血与肢体废物,而观众却如此的热情。

“这是什么?”女仆小姐目光却注视着这场血腥比晒的赛场之上,一个直径约为三米大小的圆球。

洛老板道:“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似乎每次比赛的时候,这个圆球都会出现……或许,我们明天就知道了。”

“那,我也要好好地准备一下才行了。”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虽然没想过要帮雷亚兹获得冠军,但毕竟也是亲手打造出来的第一架【飞陀】,如果看着有别的【飞陀】跑在它前面的话,感觉还是会很不喜欢呀。”

大概是她的完美主义在作祟。

因为这并不是一场生意……或许对于女仆小姐来说,仅仅只是一场游戏,像是午后,她和老板的一盘西洋棋一样。

……

……

海底城,皇宫,某处。

这里是如同某个指挥室之类的地方,数十名带着头盔,身穿着特殊制服的男女,正各自地坐在了自己的作为上……他们的双手纷纷插入了篮球大小的圆球当中。

此时,穿着银色长袍的少女正坐在了上首位置。

“还没有找到吗。”少女琉歌淡然问道。

“是的,琉歌大人。”正下方座位的一名男子脱下了头盔,抬头无奈地说道:“搜索了东十三区商业街今日所有的记录,都没有找到陛下所说的那个人……会不会是陛下记错了?”

少女没有说话。

只是随手地抛出了一个杯子——杯子垂直地落下,直接砸在了这名男子的额头之上,鲜红色的果汁顿时顺着男子的脸颊滑落。

“对不起,琉歌大人,我…我再仔细盘查一次!!”男子慌张地重新坐下,再次带上了头盔。

就在此时,另一边的一排座位上的一名女子忽然抬起了头来,飞快地说道:“琉歌大人,我这边有些发现……三号监测目标目前离开了安全范围。”

说着,女子转动头盔,眼罩顿时向前方的黑色墙壁射出了巨大的投影来。

“呵,这些地上的猴子,果然还是不安分。”少女琉歌淡然一笑,随后摆了摆手:“继续关注吧,只要不是太过出格的话,就当做没有发现好了。”

这负责监视的女子却道:“但是……但是三号目标移动的方向,似乎是魔能研究员第一处……这?”

“他们现在依然还是陛下的客人。”少女琉歌淡然道:“既然是客人,想要参观的话,也是可以的……但也只限于参观,懂了吗。”

“知道了。”女人连忙地重新坐了下来。

此时,又一名男子站起了身来,飞快地说道:“琉歌大人,发现李维斯的踪迹了。”

少女琉歌直接吩咐道:“告之宪兵队,让他们派遣部队抓拿吧……好了,陛下要找的人,继续寻找,这里交给副官来指挥。”

说着,少女琉歌直接推开了这巨大暗房的大门,通过了一重重的门与通道之后,才从皇宫的一处广场之中走出。

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海底城皇帝路易斯三十九世的书房——书房的灯还亮着。

下午的时候,军部的人来了,看情况至今还没有离开,正在书房与皇帝陛下讨论着即将要出兵海妖族的事情。

近期海妖族有些活跃了,皇帝陛下已经决定好好地提醒一下这些完全沦为海洋奴隶的生物,谁才是深海主人的这件事情。

少女琉歌缓缓地朝着皇宫书房方向走去。

此时,她忽然有所察觉似地抬头,看向了白塔中下段的某个位置——那里的平台处,一身白衣的秦小姐,正在眺望着海底城的夜景。

“笼中鸟。”少女琉歌却轻笑了一声,“这个海底城,你飞不出去的。”

……

白塔之上,平台处的秦小姐似乎感受到了来之下方的某道视线……她没有在意,只是全力地搜索着青莲剑歌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意念。

她的修为虽然一直被压制,但是还真道的功法相当神奇,纵然力量不再,但灵觉却残留了少许,凭借这点儿的灵觉,她能够感觉到青莲剑歌此时大概的位置——就在明日即将要举办的【全明星飞陀大赛】会场的附近。

倘若我更加接近青莲剑歌,似乎能够引动它的力量爆发……只需要能够触发青莲剑歌一缕的剑气,便足够她斩断脚下的枷锁,解封压制她一身修为的限制。

“明天……”

……

海底城,皇宫外,王国政府下属的魔能研究院第一院处。

几道人影此时正贴着墙壁的暗影,在缓缓地行进着——这几道黑影当中,就包括了这次前往海底城寻找海底城皇帝支援的贾斯汀舰长。

这位贾斯汀舰长此时带着下属,在第一院的外围转悠了一圈之后,便马上又带着下属飞快地回到了路易斯三十九世招待他们所用的那座宾馆当中。

才回到宾馆的房间,贾斯汀舰长便连忙问道:“怎么样?”

其中一名下属此时笑了笑道:“放心,第一院的通道我已经彻底描绘出来了。”

只见这名下属此时飞快地出来纸与笔,然后开始在纸上画着什么——不久之后,魔能研究第一院的内部三围结构图,就已经大致地描绘了出来。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拥有探查异能的人。”另外一名下属此时却笑道:“现在,第一院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秘密。这次,舰长求援不过只是烟幕,真正的用意,就是海底城的魔能技术啊!”

“哈哈。”描绘地图的下属此时目光一亮,“明天,海底城要举行盛大的比赛,到时候目光都会被吸引,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等我们抢夺了第一院的技术以及装备之后,马上让【蓝宝石】号起航,只要回到海上,这些海底城战士,就不足为虑!”

“没错!海底城的技术确实恐怖,魔能战士更是强大……可谁能够想到,这些海底城人,却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这注定了他们无法成为陆上的霸主……这种魔能技术,还是提供给我们黑色修会吧!”

贾斯汀舰长没说什么,只是任由下属们在计划着明天的行动。

“明天……”

……

……

嘭——嘭——嘭——!

海底城的天空已经彻底的明亮。

举办【全明星飞陀大赛】的会场,就坐落在海底城中央区处——这里距离皇宫,直线距离不过七公里。

彩色的气弹被一个个地射向了天空,随后炸开,紧接着落下了彩带以及彩色的纸片,人们热情地涌入了比赛的会场。

会场虽然巨大,却也无法容纳海底城九百万的人口——人们更多只能够站在场外,观看着同步直播的魔能炫影。

此时,中央区的街道已经变得水泄不通起来。

今日除了是盛大比赛的开幕式之外,似乎还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个可以让海底城居民们尽情地释放着身体中某些潜藏着的东西的日子。

“你看看,十九!你仔细地看清楚,看明白,看好了。”临街的一栋三层高的民房窗户处,批了一件黑色斗篷的李维斯指着窗外拥挤的人群,啧啧着说道:“你看看,这些家伙这时候丑陋的模样,和我的‘快乐领域’的客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房间内的十九翻了下白眼,低头便专心地保养他从眼眶中扣下来的义眼。

此时,房间的门忽然打开,走入了两名同样披着黑色斗篷的男女……男子将帽子掀开后,便直接道:“李维斯,听说你昨夜晚上遇到了麻烦?”

李维斯顿时大吐苦水道:“我被宪兵队三处的人追捕了足足一个晚上……你知不知道我的皮肤变差了许多?龙冈?”

名为龙冈的男子只当作是没听见一样,直接看着了一旁的十九。

十九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不影响。”

龙冈点点头,“那就好……等把人救出来了之后,我们马上撤离,然后前往堕落海沟。好了,我们也去准备了。”

说着,龙冈便看着身边一同到来的同伴,“凯亚,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将你的丈夫救出来的。”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接着,名为凯亚的女子忽然看向了李维斯,低声说道:“我欠你一个人情,李维斯。”

“这个人情可大了。”李维斯随意地笑了笑,“我的生意全部泡汤了。”

“我欠你一条命。”

“这还差不多。”李维斯嘴角上扬,随后挥手拍开了窗户,“我其实还是很喜欢这场盛大派对的……十九,要大闹一场了。”

……

……

雷亚兹感觉今天的开局十分的顺利。

早早地醒了过来,吃过了一顿元气满满的早餐,然后一路上也没有碰到拥堵的情况,就直接抵达了比赛会场的场外,接受入场之前的最后检查——时间还有许多。

“哈,雷亚兹,这就是你今日参赛的【飞陀】了吗?看起来不怎么样啊!一看就是便宜货,走不远的那种啊?”

此时,一名与雷亚兹年纪相仿的少年,正缓缓走来——这位少年的身后,一群支援者正在推着一架巨大的【飞陀】。

开始比赛之前,选手都习惯了用白布将自己的【飞陀】盖住,以免被人看到【飞陀】的一些数据。

可这位少年不一样,他的【飞陀】不仅仅巨大,甚至狰狞,宛如巨兽一般——而且还是通体金光闪闪的颜色。

人们纷纷侧目。

“这是谁。”女仆小姐淡然问道。

雷亚兹苦笑道:“他叫做氪多金……我的同学。他家里是做魔能核心充能生意的,所以贡献点……嗯,比较多。他平常不这样的,今天不知道做什么了,突然这么高调。”

“呵。”

女仆小姐笑了。

#######

PS1:氪多金的名字就不要吐槽了……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书友强烈要求的,你们知道的,=

PS2:重感冒了几天,补更明天恢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