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羽这边刚刚的送走了布鲁诺,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先生,杰克逊出事情了!还有展昭那边也是受伤了!情况有些严重!”

“杰克逊是波士顿财团的人,这一点我们倒是不需要有太多的掺和,他出了事情,波士顿方面绝对不会不做任何的理会!但是展昭怎么一回事情?”说话的时候,丁羽也是微微搓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很显然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脾气!

“杰克逊给宋天仁帮忙,四个名额当中有他一个!今天展昭和杰克逊一同的出去办事,但是过程当中被人袭击了!具体的情况还在调查的过程当中!但可以肯定是他们在马路上面被袭击!袭击者不止一个人!目标就是他们,很是明显!”

“被袭击?”丁羽喃喃自语!“他们不是在波士顿这边了?”

“在纽约那边了!”安保的回答也是非常的迅速!“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了!”

“什么样子的袭击?”

“有人对他们两个人的车辆开枪,展昭保护了杰克逊,挨了三枪,身上面的防弹衣被打破了!不过有一枪打在了胳膊上面,现在已经送到了医院那边!用的是自动步枪!火力很是凶猛!”

“自动步枪?”丁羽哼了一声,“他们不要命了!还是说这个胆子是真的长毛了!纽约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大都市,甚至还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如此的情况之下,展昭和杰克逊两个人还被袭击了!如果说是手枪的话,倒是可以理解,但是长枪就有那么一些太过格了!自动步枪吗?呵呵!倒是有够过分的!”

“是自动步枪!好在杰克逊的身边有安保,加上整个车辆都有防护的措施,所以也就是挨了三枪,不过整个车门都已经被打破了!杰克逊也有受伤!”

“宋天仁那边没有听闻什么事情呀!”

“他最近的行动我有看过,没有招惹过其他的势力,在资本的市场上面也是表现的很沉稳,并没有什么动作,杰克逊是波士顿财团的人,而且他也不是那么的张扬,展昭是从国内过来的,如果说就是仇杀的话,应该不会如此的大动干戈,而且还是在纽约这样的城市!”

红花女孩杏脸桃腮优雅写真

“如果不是针对他们的话,那就是在针对我们了!呵呵!”

“让金主管来一趟!如果宋天仁打了电话过来,让他稍等,还有桑切斯和亚努打电话过来的话,也是同样!”做了一定的安排!安保也是第一时间就离开了!

“先生!”金走进来的时候,也是喊了一声!“我刚刚得到的消息!”

“消息来的有那么一些过于的仓促,如果就是针对宋天仁的,这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宋天仁这个家伙虽然有点冲,但是并不是愣头青,而且杰克逊也是在他的身边了!不会所有人都卖我们的面子,但至少会卖波士顿财团这个面子的!”

“先生,如果是冲着宋天仁他们来的,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方式,难道用软刀子不更好吗?这样的行为已经是打破了某些底线了!难道就因为我们拆散了他们的一个组织?”

“是呀!为什么采取如此的方式,很是极端,甚至是让人不解呀!”丁羽微微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位置,但是金根本就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

“很是不解,要知道宋天仁背后的势力在中国方面可以说是非常的雄厚,加上他的身边又有杰克逊这个波士顿的代表,不计算这两方势力,宋天仁还是先生你的助理,如此的情况之下,不顾一切大打出手,这究竟是什么操作?”

丁羽摊开自己的手,“谁知道是什么骚操作,不过这个事情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突兀了!突兀的让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应对!”

对于先生的玩笑,金并没有当真,而是皱着自己的眉头,“先生,如果说是美国方面的动作,他们的这个动作可以说是触及到了大家的底线!”

话说到一半,金的耳机里面也是传来了汇报!金听过了之后也是看向了丁羽,“先生,宋天仁刚刚打了电话过来,不过好像并不是那么的急切,桑切斯也是打了电话过来,还有亚努回来拜访一下先生,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这个时间!”

“让亚努过来一趟!”丁羽淡淡的说到,“金,如果说就是为了针对我们的话,用这样的手法略显太低级了!甚至是不值得一提,难道就是为了激怒我们?但是这样的连带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多了!你觉得呢?”

“这个也是我不理解的地方,哪怕是直接的对宋天仁出手,也好过对杰克逊和展昭两个人出手,还有就是采用了突击步枪,好大的魄力呀!”

“去调查一下就好,倒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动作!”

看着丁羽拿起来桌面的电话,金也是第一时间就离开了!“喂,桑切斯,怎么?也听闻消息了?”丁羽还真的就没有任何恼怒的意思!说话的声音很是平淡!

“我刚刚知晓的消息,亚努已经去了你那里,我现在很是好奇,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在纽约那样的地方动手,而且还同时的对宋天仁和杰克逊动手!虽然不是在波士顿的地盘之上,但也太不给波士顿财团这个面子了!”

“谁知道呢?所谓的人在家中坐,祸事天上来!不过事情总归是可以查明的,倒也不需要那么的急切,你这个老家伙可是有那么一些着急了!”

“杰克逊挨了两枪,我刚刚听过到了汇报,如果不是展昭舍命相救的话,恐怕现在杰克逊已经躺在装尸袋里面了!这个人情我会记得,谁敢对杰克逊出手,我会让人把他的肠子给拉出来,然后做成香肠,让他再吃下去!”

“太过分了!不需要如此的急躁吧?总归还是需要等待一下!”

“丁,我要去调查一下!”

放下来电话没有多长的时间,宋天仁的电话也是打了过来,“主任!”

“我听说那边出事了?你小子倒是放了一个大卫星呀!”

“主任,我真的很是冤枉,我现在一头的雾水,我来到了纽约这边,什么都没有去做,也没有招惹任何人,今天也就是让猫哥陪着杰克逊去一趟银行那边,商谈一些事务,主要还是国内方面的一些事务,但是谁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你小子倒是会叫屈?杰克逊和展昭的情况怎么样?”

“我刚刚看过了!没有太大的问题,现在安保都在这边了!律师也是赶了过来,他们会处理后续的问题!这边一切都安好!”

“行,我知道了!虽然这个时间段微微的有那么一些敏感,但是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倒也没有必要那么的担心!”丁羽说这个话的时候,底气很足!

“对了,主任,先前展昭跟我说,袭击他们的人?他看到了三个!其中一个是亚洲方面的,应该是南亚方面的,另外两个人吗?感觉像是英国人,不像是美国人!”

“英国的人?”丁羽不由的就是一愣,这个消息来的可以说是尤为的突兀!

“对,外表的特性非常的明显,资料这个时候虽然还没有传递过来,但是安保方面已经开始运作了!主任你看过了之后就明白怎么一回事情了!我对此也是相当的不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如此的明显!”

“我知道了!你注意点就好!”

放下来电话没有多长的时间,亚努和金一同的走了进来,但是金并没有做太长时间的停留,只是引领着亚努进来罢了!“先生!打扰你了!”

丁羽挠了一下自己的眉毛!“刚刚宋天仁来过了电话,杰克逊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的大!”

“我跟他通过了电话,先前的时候有些许的惊吓,毕竟这样的事情经历的不多!不过倒是没有想到有人竟然会如此不顾一切的出手!”

“没有听说?”

嗯?亚努明显就是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丁羽也是接着说道,“宋天仁跟我说,袭击的人不少,但是有三个人暴露了出来,一个是南亚方面的人,另外两个是英国方面的人,他说特征非常的明显!这个消息倒是颇为的意外!”

“英国人?还有南亚的人?”亚努很显然并没有得到这个方面的消息,但是他还是相信这个话绝对不会是丁先生糊弄自己的!但是作案的时候留下来这么明显的标识,真的好吗?

“有关的情况还在调查,但是现在又有英国和南亚的人掺和进来,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感觉有那么一些虚幻,同时得罪两个势力,甚至是三大势力,这帮家伙是真的觉得自己可以藏而不漏吗?还是觉得他们有这样的底气?”

“欲盖弥彰?”亚努也是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些看不透眼前的局势了!虽然说波士顿方面因为英国的事情取得了相当的收益,但是这个事情波士顿财团可没有冲在最前面,甚至都没有怎么露面,你也不应该找上波士顿财团,完就是找错了人好不好?

“我倒是觉得有这个方面的意思!就算是英国的人动手了!南亚那边又是什么鬼?”

“我们跟南亚方面并没有任何的矛盾,财团也没有那个方面的意向,我也没有听说先生的财团有这个方面的意向?这么的踊跃?”

“就算是想要当替死鬼,这样的方式貌似也是有着诸多的不妥当吧!”

“先生,我们已经跟纽约那边进行了联系!”

“没有必要有太大的动作,至少目前这个时候不需要有太大的动作,事情总不会就这么拖下来的,时间早晚而已!”丁羽对于这个事情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上心!

“丁先生,杰克逊和展昭被袭击了!这个是对我们两个财团的挑衅!”

“挑衅是一回事情,怎么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情,我理解你的急切心情,但是现在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必要,现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没有那么多的精力,而且抓小放大,明显也是不合适的!既然他们愿意折腾,就让他们折腾折腾吧!”

亚努感觉有些不解!丁羽也是往下嗯了一下自己的手,“亚努,在整个波士顿呢?你们可以说是一家独大,但是波士顿这边除却你们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势力了吗?”

“嗯?”亚努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但还是第一时间的就点头,“有,波士顿财团是一个非常笼统的称呼,虽然说占据了整个波士顿相当的势力,但是除却波士顿财团之外,自然有其他的一些势力!”

“你觉得波士顿财团有势力能够把他们给清除出去吗?同时你觉得真的有必要把他们给清除出去吗?”

嘶,亚努不由的眯缝起来自己的眼睛,“从势力上面来说,想要把他们给清除出去,这个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于不费吹灰之力,我跟他们的矛盾虽然很深,但是大家呢?并没有打生打死这么一说,顶多就是下面的人会动动手脚!”

“把他们部都给清除出去,是没有必要的,因为留下来他们是相当有必要的!至少对于自己有着一个相当的警示作用!一家独大,自然是有着相当的好处,卧榻之处岂容他人安睡!但是真的没有其他人,睡得倒是安稳了!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就算是一头老虎,身边还是需要有两条狼伺候着,不是说清除不掉,而是为了时刻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驱除他们,或者是给两棒子,但是没有必要直接的就给打死,那样的话会让自己失去警惕性!”

“是这个道理的!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之下,太容易腐化,也太容易出现问题!亚努你也是一个上位者,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能够表现的太过于直接,打倒一切的敌人并不是一件难事,难得是怎么跟敌人去相处!这是非常有学问的一件事情,虽然你可能这么的去做过,但是并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

“丁先生,我明白了!”亚努对此也是表示了诚挚的感谢,毕竟这样的经验之谈,不是谁都可以对自己说的!当然也不是谁说了,自己都能够听得进去!

“明白就好,拆散了他们的一个小组织,有那么一些反应,也不算是什么大事,看一看再说,难道他们折腾,我们就放下来所有的一切陪着他们折腾,就算是被砸碎了两块玻璃,顶多伤了人而已,又没有其他的事情,没有必要整个大楼里面的人都出来看热闹!”

还别说,这个比喻真的不是一般的形象,相对于整个财团来说,不管宋天仁还是杰克逊都只不过是普通的人员罢了!现在就是被砸坏了两块玻璃,伤到了杰克逊和展昭而已,并没有出现什么所谓的人命!

而且就算是出现了所谓的人命,财团方面也不需要表现的太过于急切,明面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是一回事情,背后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先生,我先回去了!”

离开之后,亚努回去的第一时间就去见了桑切斯,表述了丁羽的意见!

“很聪明的一个做法!”桑切斯对此也是很欣然,能够看得出来,亚努在丁羽那里得到了非常好的指引,这个是自己所希望看到的,这个说明丁羽对于波士顿财团还是很看好的,当然这里面也是说一下亚努的表现很是不错!

如果说丁羽看不上亚努的话,他是根本就不会说后来的那些话!

“丁先生很是坐得住,而且我回来的路上面仔细的想了想,这个事情虽然很是蹊跷,甚至摆明了就是针对我们而来的,但是英国和南亚的人根本就是一个幌子而已!”

“不错,他们就是一个幌子!要知道那里可是纽约,虽然弄两把枪很是容易,但是在大街上面如此的大张旗鼓,是真的没有把政府部门和执法部门放在眼睛里面,同样也没有把纽约的那些大势力给放在眼里面!太影响声誉了!”

“可是纽约那边会出手吗?”

“纽约跟波士顿还有着相当的不同!纽约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反正了这样的事情,对于整个美国来说,丢脸丢大发了!换句话说,对于纽约的财团来说,损失的是利益!而且还是相当的利益!如果调查的结果事实而非的,乐子就大了!不过谁知道呢?”

“也就是说他们绝对不会拖拖拉拉的,哪怕是找一个所谓的替死鬼,也绝对不会把事情给拖延下来!不对!”亚努离开的就反应了过来,“不是找所谓的替死鬼,而是站在前面的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不过英国方面会认这个事情吗?还有就是南亚方面会认这个事情吗?我觉得可能性并不是那么的大!”

“英国认不认的,是另外一回事情,南亚那边呢?他们能够蹦蹬的起来?”

对此,桑切斯还真的就是相当的不屑!